登录 | 注册
 
柏林茶馆
报刊集萃
 您的位置:首页 > 柏林茶馆 > 报刊集萃
新疆攀登者罗彪:再度站在地球之巅看日出
作者:  更新时间:2023-06-08 07:04:56 阅读:

新疆攀登者罗彪:再度站在地球之巅看日出

       5月20日早晨,迎着初升的太阳,攀登者罗彪站在了海拔8848.86米的珠穆朗玛峰之巅。历经多个生死瞬间抵达这里,不似第一次登顶时的激动,罗彪心中只是涌起一股淡然的喜悦。6年前,2017年5月22日,他也曾登上珠穆朗玛峰顶。

  “第一次挑战时懵懵懂懂,一心想的是登顶。这一次我希望审视自己的内心,观看沿途的风景,享受边登雪山、边思考人生的状态。”罗彪说。

罗彪在珠峰峰顶。罗彪提供

  从慕士塔格峰开启登山人生

  罗彪是新疆凯途高山户外运动有限责任公司创始人,中国登山协会培训部教练。他曾获得2009、2010年全国滑雪登山比赛全能冠军和2012年万隆杯国际滑雪登山三项赛冠军。

  罗彪与山野的关系可以追溯到学生时代。早在初三毕业的暑假,他背上帐篷、带上小锅,完成了为期3天的长线徒步。

  大学期间,罗彪成立了新疆第一个大学生户外运动社团——浪鹄社户外运动协会,带领大家一起徒步、登山。

  2004年,读大二的罗彪作为大学生代表参加了国际大学生攀登慕士塔格峰的活动,这也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登山。“当时为了做好体能储备,我每天从新疆农业大学大门跑到雅玛里克山顶,坚持了半年。”罗彪说,登顶那一刹那,壮观的景象震撼了他,自此他爱上了登山。

  从喜爱山野的大学生到职业高山向导,对罗彪来说,源于一次契机。

  2006年,中国登山协会创建中国登山高级人才培训班(CMDI)要从全国各地挑选8名队员,参照欧洲训练模式进行为期2年的登山向导专业性培训。那时,罗彪刚刚大学毕业,土木工程专业的他已经找好了工作,听闻这个消息,他思忖片刻便决定,如果能考上就去参加培训,如果考不上就安安心心去上班。

  幸运的是,经过重重考核、选拔,罗彪成功入选。

  “这两年,我们接受了全日制的培训,不断训练野外攀岩、登山、攀冰、滑雪等多种技能,学习了高标准的登山培训体系。”罗彪说,CMDI为他的攀登生涯打开了一扇门,让他走入了职业攀登者的行列。

攀登珠峰的途中。罗彪提供

  用8年时间登上幺妹峰

  以总成绩第一名毕业的罗彪在结束培训后,成为了一名专业高山向导、教练,并创建了新疆凯途高山户外运动公司,从5000米的哈巴雪山到8000多米的珠峰,从乔戈里峰K2大本营徒步到环勃朗峰徒步,罗彪越走越远。

  在罗彪的登山生涯中,让他印象最为深刻的是登幺妹峰。

  四川四姑娘山幺妹峰虽然海拔只有6250米,但是攀登综合要求和难度却赫赫有名。由于只能在近乎垂直的岩石断壁上攀爬,对攀登者的体能、技术和装备都是巨大的考验,同时还面临落石频发、雪崩、冰川断裂等危险。

  2008年,罗彪和队友古古开始了第一次对幺妹峰的征战。“看到山的那一刻,我有些害怕,幺妹峰落石严重,选择哪条线路都不能完全避开落石,我们只能尽可能选择落石相对较少的路径攀登。”罗彪说,因为身体原因,最终两人并未登顶,“我又陆续和队友挑战了两次,都因为各种原因失败了。”

  2016年,罗彪和古古第四次挑战幺妹峰,两人提前半年开始训练体能,力求在装备、攀登线路等方面尽力做到万无一失。

  “攀登过程最大的困难是找不到露营地,因为山体陡峭,我们只能在陡峭的雪坡上用冰镐挖出一小块儿平面,将安全带连接到冰锥上,然后蜷缩在帐篷中休息。”罗彪说,夜晚狂风不断,帐篷时常被大风吹得噼啪乱响,两人连续几晚几乎无法入眠。

  经历了从岩石路段到冰面、雪坡的攀登考验,经受了陡坡上枯坐整夜的煎熬,克服寒冻,避过落石,顶住强风,11月20日,罗彪和古古成功登顶幺妹峰,并开辟了新的攀登路线。他们为这条线路命名为“CMDI向导之路”,以纪念CMDI(中国登山高级人才培训班)成立10周年,而罗彪也因为开辟新线路获得金犀牛攀登成就奖。

  “有人问我登上一座山花费8年时间值不值?我认为失败教会我的更多,登山不能只有登顶,准备的过程、失败的经验都是非常宝贵的体验。”罗彪说。

希拉里台阶危险性极高。罗彪提供

  帮数千人实现攀登雪山梦想

  “今年我们组织的登珠峰活动共有23名中国登山队员参加,另有25名登山向导,分为两个梯队登顶。第一梯队于5月18日进行冲顶尝试,第二梯队于5月20日进行冲顶尝试。”罗彪说。

  5月16日凌晨2时左右,罗彪和队友们从珠峰大本营出发,向峰顶发起挑战。第一个难关便是昆布冰川,这片表面如冰雪森林般梦幻绮丽的冰川,每天都在移动,沿途有纵横交错不计其数的冰裂缝。“一旦掉下去,什么技术都于事无补。”罗彪说。  

  在夏尔巴向导的带领下,他们顺利穿过昆布冰川,离峰顶越来越近。  

  “珠峰的冲顶日,一般会综合考量选择在当天的凌晨出发,黑夜的雪山上,每秒40米的狂风夹杂着冰晶呼啸而过,打得人生疼。”罗彪回忆。

  希拉里台阶是登顶珠峰的最后一道关卡,海拔8790米,位于珠峰东南侧,高约12米,是一处近乎垂直的岩石断面。即便身经百战,罗彪依旧满怀敬畏,“左侧是万丈悬崖,右侧是常年累积而成的冰壁,脚下则是容不下双脚并排站立的窄路,很容易造成‘堵车’。由于等候时间过长,加之高寒缺氧,对体力和心理的考验极大。”沿路不时会看到遇难者,腰上系的锁链还与登山的绳索锁在一起,他们的身影永远定格在雪山上。  

  在黑暗又陡峭的山路攀爬许久后,天光终于出现了鱼肚白,不一会儿,又逐渐由暖黄色变至火红,一轮红日“腾”地一下弹了出来,照亮了整片大地。“我一抬头,就看到了近在眼前的珠峰顶。”罗彪说。

  在地球之巅,罗彪静静看着日出,“和第一次登顶相比,我的心态更为平和,人在自然面前,真的非常渺小。”

攀登珠峰的途中。罗彪提供

  回到新疆后,罗彪又投入到忙碌的培训工作中。作为中国登山协会培训委员会委员,多年来,他帮助数千人实现攀登雪山的梦想。

  坐落于世界屋脊之上、矗立在群山之巅的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让无数人魂牵梦绕。 热爱大自然的新疆人对珠峰的探索从未停止,先后有13位新疆人曾登顶珠峰。一个个站在世界之巅的新疆身影,也是谱写中国梦新疆篇章的生动写照。

     (编辑:罗会清)

友情连接:央视官方网 | 滨海政府网 | 中国江苏网 | 人民日报网 | 人社部官网 | 中国文明网 | 中国新闻网 | 民政部网站 | 中央纪委网 | 中国法律网 | 中国经济网 | 社会组织网 | 农业农村网 |
【中華羅氏傳媒】www.zhlscm.com

主辦:羅氏文化研究 承辦:中華羅氏傳媒 協辦:羅賢信息科技

站長:羅來東 微信: bjscfz 總編:羅會清 微信:jslhqlscm 客服:羅穎賢 微信:L773932018

版權所有 違者必究 内容轉載 注明出處

总编管理 | 網站统计